欢迎访问

流动演出配电柜

刘奕君:藏在角色后 俯身人海中

2021-09-04    

  采访中,他有时会停下来,想一想,再用确定的语气说出谜底。

  “《扫黑风暴》的制造团队很谨严,连造型师都特殊过细。他们在进组前就研讨过我以前良多的角色。定妆时,他(造型师)说我原来的唇色有些深,要减淡一些压暗一点,让何勇的形状更坚毅内敛。一个连唇色都讲究的团队,是让人释怀的。”

  “你能明白感知‘何勇’身上那种除恶务尽、邪不胜正的精力。那是多年刑警生活构成的信心感。你得给观众浮现出这种货色来。”

  “这个角色是我争夺来的,很复杂的一个人物。”

  “我的职业是演员,走进角色,再走出角色。‘他(角色)’在戏里是我,其他时候,‘他’与我无关。”

  “在生活里,我和每个人一样,都是芸芸众生。”

  2021年才过去一半,刘奕君已经拍了三部作品——《新时代青春之歌》《开始》,以及正在摄制中的《张卫国的夏天》;播了三部作品——《幻想照射中国》《生活家》和上映三周播放量冲破30亿的大热剧《扫黑风暴》。

  半年时间演绎、出现的六部作品都是现实主义题材,但人物差异却极大。扶贫干部、戏曲台柱、革命者、企业家、刑警……在表演上,他仿佛既不愿重复角色,也不愿反复自己。那种解围的矛头,始终潜于心坎。

  上妆即无我

  采访改过两次时光。

  《扫黑风暴》的拍摄日程太紧了,用废寝忘食形容不为过。整个创作团队都是当真的人,又是大标准的事实主义扫黑题材,大家都想打磨出一个精品。成果就是剧本、人物、表演……来一遍,再来一遍。

  记得去年末更改采访时间时,刘奕君在电话里特别负疚地说,真对不起延误了你的时间。

  直到前两天看到同行采访导演五百的文章出来才晓得,当时剧组正在拍一场挖尸体的戏。外景地很远,要坐3小时车才干到,到了化妆还得1小时。那天刘奕君在现场等了9个小时,结果由于前面的戏拍延时了,终极也没拍成他的。五百导演过意不去,刘奕君反过来宽慰:“料到了,我来日再过来就是。”而后又坐了3小时的车回驻地。

  算起来,他该是在候场时打来的电话,语气里听不出半点久长等候的焦急,只有因自己牵延了别人时间的歉意……

  去年11月到长沙拍《扫黑风暴》前,刘奕君刚拍完建党百年的献礼剧《功劳》。10月初的酒泉白天干热,夜里清冷。他在化妆间里从早到晚坐了八个小时,变成了两弹一星功臣“钱学森”。为了贴近人物,化装师往他头上粘了一全部假头皮。

  不是有人问,他自己从不自动说。

  在他看来,这都是做演员的天职。既然爱好表演,又挣得是这份钱,那就该为角色受冷受热,该饿饿,该等等,还必需认真花招演好,才对得起台前幕后那么多人起早摸黑的尽力,对得起看剧的千万观众。

  演每个角色前,刘奕君都会在心里揣摩无数遍。“我不会刻意去给人物写小传,但从拿到剧本开端,‘他’就在我心里。走路吃饭睡觉都会想。就算是闲来喝茶、午夜梦醒,想到什么跟‘他’相干的,随时都会拿起剧本再看两眼,咂摸一下。”

  《父母恋情》里欧阳懿老年时穿衬衣或有领T裇、戴渔夫帽的造型就是他跟导演孔笙提得倡议。剧组底本预备的打扮是老头汗衫和大裤衩。当欧阳懿满头白发衣着T裇西裤站在船头顺风大声朗读整阙苏东坡的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时,那股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的狷介书生滋味一下就出来了。刘奕君拍完这段看回放时就感到,这个角色完全了,成了!

  人有骨 戏有魂

  戏演了三十多年,对任何一个角色,他都不骄易过。

  当年在北京片子学院,老教学们谆谆教诲,讲得最多的两句是“没有小角色,只有小演员”“戏比天大”。

  演扫黑专案组组长何勇前,刘奕君专门去和海南4名办过扫黑案的警察聊了5个多小时,怎么找线索、怎么审判、怎么办案……摸了个一清二楚。大批的专业术语和审讯场景,怎么表示能力不枯燥?人物关联怎么梳理?和李成阳多年同窗变成敌人,又从敌人变成战友,从猜忌到信赖的成长轨迹该怎么铺陈……人物在他心里被琢磨透了,才有了当初这个被观众称道的兼具庞杂性和神秘感的何组长。

  多少个月的时间要让另一个人从自己身上生长出来是不轻易的,得从接到剧本开始,就让角色住进心里。十年前在四川拍《李冰传奇》,刘奕君演治水名臣李冰。3月的成都多雨湿冷,有的处所甚至积雪未消,整组人都在泥水里趟。戏从上午拍到深夜,他一天湿透了两双鞋。为了贴近角色,他学会了绑马叉、垒泥坝、做木工活儿。旁边因事回北京,途经蓝色港湾看见亮马河河道改革,刘奕君差点下意识地跑从前告诉正在施工的工人要“深淘滩、低做堰;逢弯截角、遇正取心”。回过神来自己也笑,“是不是疯了?”

  今年4月,他到广西白色拍扶贫题材的电视剧《新时期青春之歌》。为了演好村支书农战山,提前好几天进组去休会生活。田间路、泥胚房……戏拍到夜里9点,才和演黄文秀的女主角杨蓉一起蹲在地头就着打光灯的亮吃上晚饭。

  台词是演员的基础功之一。越是主要的戏,刘奕君在拍摄现场越少看剧本。他习惯在头一天把所有的词都记下来,这样人物的感觉才能在心里生根。

  《剑王朝》的导演马华干和他是第一次配合,剧拍完对着前来采访的记者夸刘奕君:他任何动作都是从心里发出来的,只有告诉他这个角色的感到,他就能给你100分的表演。

  2008年,《大盛魁》杀青。几年后,刘奕君无意间看到一张自己饰演的孙文举老年时代的剧照,发辫花白,目透沧桑。想起剧中人毕生恃才傲物、遍历峰谷,最终悟到了其父所说“和为贵”的情理,他在微博写下一行文字:胭脂终将褪去,独留风骨世间。

  “这是你的感悟,仍是孙文举的感悟?”

  “说不明白。我这么懂得的也就这么演了。可能换其余演员,又有不同的呈现方法。表演必定是带着演员本身的经历和认知的。”

  切入生活的肌理

  拍《扫黑风暴》的空隙,刘奕君买了台新相机,戏余在长沙走街串巷拍了不少照片。岳麓山、坡子街、拍戏的山村;行人、街景、山光树影……某一刻触动过他心灵的生涯况味、世象人情,都被定格在了镜头里。

  表演是研究人心的学识。天然山海间,日常烟火处;万物万灵,千人千面,都是最好的察看和体悟。

  2008年《翡翠凤凰》开拍,刘奕君自己开车从北京动身,沿高速公路经丽江入川。成都往南到雅安后只有国道,再往后一路盘山曲折,有时碰到滑坡只能另寻新路。行车记载仪里海拔高度一直攀升,四周崇山峻岭人烟稀疏。当车行到海拔4000多米的一处山巅,他停下车拨通了父亲的电话,告知家人本人的地位,还拍了张照片。

  那天,是他的诞辰。身后的天空飘过云朵,游龙个别迤逦。

  刘奕君有时翻照片,还能想起当时站在大凉山巅和父亲谈笑的情景。

  很多年里,他或因拍戏或因游览,去过海内外许多地方。城市、城市、旷野、海滩……遍布天边的“游方”状况,以及这种状态下,与生活、与他人、与做作的联接,充盈着他的内心,安慰着他的情感。行脚与表演恰似两种彼此依靠的实际,把地舆变成山水,把动物变成草木;把文字变成影像,把自己赋予“他生”。

  或者表演这件事,就是切入生活里自己的本心,再造出界外的另一种实在。他走进天然与人海的肌理中,凌空自己,吸取力气,一步步去濒临剧作中的另一种人生。

  《扫黑风暴》杀青的前一周,恰逢2021年的新年。剧组在拍摄现场筹备了火锅和烟花。刘奕君跑过去点燃了火引,烟花在夜空中绽出壮丽的光华。“新年快活!”他孩子一样的笑,和在场的每一个工作职员拥抱。

  那些过往,以及刚刚过去的对这世界上每一个人来说都不可忘却的2020……

  镜头内外,时间终将凝成琥珀。

  “新年快乐!”他说。

【编纂:陈海峰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