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

舞台电力系统

上海创业团队:“发明一台机器,代替老爸老妈

2021-09-07    

  从创办“机器人农庄”到构建未来“智慧农业”,金山区点甜农业专业合作社书写精彩创业故事

  “发明一台机器,代替老爸老妈去种田”

  本报记者 薄小波

  首届上海“五五购物节”期间,金山区有一种产品大热了一把,那就是亭林镇点甜农业专业合作社的“农业机器人”,竟然获得了数千万元的订单。以王金悦为创始人的点甜团队,从创办“机器人农庄”到构建未来“智慧农业”,正在书写一个精彩的创业故事。

  “以后谁来干农活”之问

  1987年出生的王金悦是金山农民的儿子,2010年大学毕业后曾任多家互联网公司的市场总监、运营总监,收入不菲。但一次回家探亲,还在种地的父亲无意间说的一句话深深触动了他,让他作出了改变人生的决定。

  “等我们老了干不动了,以后谁来干农活?”父亲的话让王金悦想起,自己小时候就有一个心愿:发明一种机器代替老爸老妈去种地,让妈妈不要流汗,让爸爸不要晒得那么黑、那么辛苦。“当时的愿望忘了吗?那我现在为什么不狠下这一条心,做农业机器人?”

  2015年,他毅然辞去几十万元年薪的工作,回家乡创业。王金悦联系了几位有共同理想的年轻人,开始研发智能机器人。这个团队里,有机械工程师、电子工程师,还有通信、软件方面的技术人员。每人负责一个模块,一遍又一遍探索和测试,终于研制出几台比较实用、又适合大规模推广的机器人。

  2017年,上海点甜机器人智慧农场(上海点甜农业专业合作社)在亭林镇成立,这是由一群85后年轻人返乡创业建立的“机器人农庄”,也是国内首个集研发、科创、休闲于一体的现代化农业人工智能科创综合体。

  农业机器人涵盖从整地到收获

  一个个大棚,一垄垄菜地,一片片果园……点甜机器人农场初看和一般农业合作社没什么区别,但农庄大门上印着的那句口号——“用芯种有点甜,致敬每一种不可能”格外醒目,在一个连接两个大棚的“小棚”里,旋耕机器人、播种机器人、植保机器人、除草机器人、喷洒机器人、采摘机器人……整齐列队的机器人竟有近30个,涵盖了从整地到收获的各个生产环节。

  “这是景深摄像头,还有双目摄像头,这些摄像头可以让采摘机器人识别其所处环境,也可以在5G网络支持下,通过图像识别技术和大数据系统,‘秒算’苹果、橘子、草莓、黄瓜等农作物果实与机器人间的距离,并把有关指令传达至机器人手臂,快速采摘。”王金悦介绍。

  而借助图像识别技术和大数据系统,除草机器人不但能准确分辨出草和农作物,也能指挥除草刀具,精准除去杂草,就像长了眼睛一样。到达菜地尽头时,机器人会自动转弯,进入下一畦菜地继续除草。

  为树上的梨子扣保护袋,原来是个颇为繁重的农活。现在,机器人也能精准对接了。机器手瞄准梨子,“咔”的一声,保护袋就牢牢包上,全过程用时不到10秒。

  相较于人工作业,机器人作业除了快、准外,还“不知疲倦”。一台除草机器人充电1小时就能工作8小时。其中,小型的除草机器人一天能除草近20亩,而大型的除草机器人,一天除草可达500亩左右。由于作业效率提高了,一个200亩的种植园,工作人员可从原来的三四十人减少到如今的一两个人。

  一项无法急功近利的事业

  点甜农场里,竖着一个巨大的锄头雕塑。 “这样的传统农具代表着落后的生产方式,它已经不再适合现代农业的生存需求。但将它搁置在农场显眼的位置,也是提醒我们在利用高新技术的同时,也应该保留老一辈的农匠精神。”王金悦这样解释这个大锄头的含义。

  2016年,王金悦初次来到金山区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申请创业贷款。机器人还能干农活吗?当时,贷款方对这个回到家乡种田的“码农”充满了好奇,通过认真评估,最后王金悦的项目成功申请到30万元创业贷款。

  这点钱其实远远不够,“买一台国外先进机器人,动辄就要几百万,我们只能自己一步步试着开发”。而为了支撑团队的研发,王金悦将自己以前积攒的几百万元都投了进去。他告诉记者,2016年至今,点甜在农业机器人上已经投入近5000万元。这些,都是为了明天的收获。

  对儿子创业初期的高投入高消耗,王金悦父亲说:“我百分之百支持儿子,而且希望他不要太急功近利。这是一个为家乡农业发展做好事的项目,只有发展高科技农业,才能让更多年轻人愿意当农民。”

  2017年9月,点甜参加了金山区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主办的创业之星评选活动,创业第一年就凭着过硬的技术和优质的人才队伍,一举获得“创业之星”二等奖。接着,点甜又获得了农业部全国农村创业创新项目创意大赛铜奖、“创青春”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铜奖、海峡两岸青年创业大赛三等奖、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等多项荣誉。

  “优势技术都可以造智能汽车了”

  目前,点甜研发的农业机器人有的已升级迭代,如作畦播种机已更新至第五代,可以根据现场情况自动全向移动。而他们正在为农业机器人的标准化产业集聚做着规划,农业机器人系统标准和接口标准将是未来平台化的基本框架,真正实现农业人工智能和构建农业大数据标准体系,这将是一个宏伟的创业梦。

  基于事件的视觉导航技术、LoRa组网技术、语义SLAM技术、3DMatch技术、基于在线全局模型校正的目标重构(3dv-7)、3D重建下的摄像头不确定计算(3dv-6)、六自由度机械手的空间视觉伺服技术、基于深度自编码的3D激光点云定位方法、用于街景语义分割的全分辨率残差网络技术、三维刚体在狭窄通道存在情况下的运动规划问题中的碰撞检测技术……

  看着点甜研发报告上用的这些术语,很难想象这也是“农业技术”。“我们的优势技术都可以造智能汽车了。”王金悦说。虽然现在还只有15个小伙伴,但点甜农业机器人研发中心已设有人工智能前沿技术探索部、视觉与图像研究部、即时定位与同步地图构建技术研究部、结构与运动部、电气控制部、计算和通信部,并与上海交通大学、华东师范大学、上海大学、上海师范大学、上海农业科学院、上海农业机械研究所分别成立了联合实验室,共同开发农业机器人。

  在王金悦的梦想中,借助机器人,种地将成为一种可以享受的工作,定义为农民的职业将是一种很享受的高尚职业。“未来的农民,将可以一边在数千公里外游山玩水、一边远程操作机器人智能种地。” 【编辑:陈文韬】